人民銀行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的作用

摘要:黨中央、國務院十分重視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為全面了解人民銀行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的作用,人民銀行黨校24期進修班浙江調研組赴杭州、溫州等地,對浙江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有關情況進行調研。調研發現,人民銀行杭州中心支行,大力推進全省征信體系建設,取得一系列積極成效,但還在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方面,還存在部門協調合作亟待加強、信用法律制度亟待完善、信用服務市場發展尚不成熟等問題。調研建議,加強溝通協調,合力推進地方信用建設;加強監督管理,促進信用服務市場健康發展;倡導信用文化,大力培養社會誠信意識;健全和完善信用法律制度體系,統一信用體系建設的法律規范,加強保護信息主體合法權益;推動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建設,逐步實現跨部門、跨地區的信息共享,進一步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人民銀行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的作用

——浙江省的實踐

(人民銀行黨校24期進修班浙江調研組)

  2013年6月3日—8日,黨校24期進修班浙江調研組在杭州、麗水、龍游、溫州等地,對浙江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有關情況進行調研,通過召開座談會、實地走訪相關部門等多種形式,收集了浙江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豐富資料,在此基礎上形成本調研報告。

  一、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重要意義

  信用是市場經濟的基石,社會信用體系是市場經濟體制中重要的制度安排,是為形成和維護良好的社會信用秩序,由一系列與之有關的相互聯系、相互促進、相互影響、相互作用的法律法規、市場規則、制度規范、組織形式、運作工具、技術手段和操作方式構成的綜合系統。概括起來,社會信用體系是以道德為支撐、產權為基礎、法律為保障,并通過對失信行為的有效防范和懲戒、保障經濟活動正常秩序的一種社會機制。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目的是構建誠實守信的社會氛圍和環境,基礎是信用記錄(信用信息),關鍵是規范信用信息的收集和使用,核心是形成鼓勵守信、懲戒失信的社會機制,因而是覆蓋全社會的系統工程。

  在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進程中,建設社會信用體系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從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角度,信用體系可以保障企業的經濟活動,促進解決企業“融資難”問題,并通過擴大信用交易有效啟動消費市場;從維護社會正常經濟秩序的角度,信用體系可以規范市場秩序,降低市場交易成本,促進市場機制發揮基礎性的資源配置作用;從防范金融風險和維護金融穩定的角度,發展和完善信用體系可以提高借款人履約水平,降低金融業信用風險,優化金融生態環境;從應對經濟金融全球化的角度,發展和完善信用體系有助于提高我國對國際資本的吸引力和我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

  隨著我國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日益受到黨中央和國務院的高度重視,黨的十六大、十七大報告均強調要健全社會信用體系。2003年,國務院賦予人民銀行“推動社會信用制度及體系建設,規范和促進信貸征信的健康發展”的職責。2007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若干意見》,明確由國務院辦公廳牽頭建立國務院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部際聯席會議制度,指導推進有關工作;2008年,國務院擴大并強化了人民銀行的征信管理職能,進一步明確部際聯席會議由人民銀行牽頭,聯席會議辦公室設在人民銀行;2012年,國務院將部際聯席會議改由發改委和人民銀行共同牽頭,成員擴大至35個部門和單位。在各部門、各地方推動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由點及面逐步發展。

  二、浙江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基本情況

  近年來,浙江省經濟、金融快速發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步伐不斷加快,人民銀行征信體系建設和“信用浙江”建設都取得了重要進展,較好地改善了浙江社會信用環境,為促進浙江經濟進一步和諧發展創造了更好的條件。

  2002年,浙江省政府提出了建設“信用浙江”的戰略口號,歷經10余年發展,“信用浙江”建設取得一定成效。

  (一)全省信用體系建設組織管理架構基本形成

  2002年,“信用浙江”建設領導小組成立,先后由省政府主要領導和分管領導擔任組長,領導小組辦公室設在省發改委,負責全省信用建設的組織領導、統籌協調等工作。同時,專門成立了辦事機構——浙江省信用中心(為省政府直屬事業單位),具體負責全省信用建設的基礎性、日常性工作。這一組織架構一直延續至今,目前“信用浙江”建設領導小組成員包括發改委、工商、稅務、海關、金融監管部門等39個單位。

  (二)全省信用法規制度建設逐步推進

  2005年,浙江省頒布了《浙江省企業信用信息征集和發布管理辦法》(省政府令第194號),建立了全省企業信用信息征集、分類發布和應用工作機制;此后,陸續出臺了《浙江省企業信用信息查詢辦法》、《浙江省信用服務機構管理暫行辦法》等近10項規范性文件。

  (三)全省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初步建成

  2002年,浙江省企業公共信用信息平臺建成運行,目前主要匯集了法院、工商、稅務、質檢、環保等39個部門的信用相關信息,數據庫入庫企業數近200萬家,2012年平臺的查詢量達635萬次。2007年,浙江省個人信用信息平臺運行,目前匯集了13個部門、全省4830萬人口的個人信用相關信息以及公開的個人信用信息,至今累計查詢量約3150萬次。

  (四)全省信用服務應用和監管不斷加強

  目前,浙江省已初步建立全省信用服務機構管理體系。根據《浙江省信用服務機構管理暫行辦法》(省發改委牽頭制定),省內各類信用服務機構須在發改委備案登記。截至目前,已有35家各類信用服務機構在省發改委備案,主要是為政府招投標服務的評級機構。通過向信用服務機構開放企業公共信用信息平臺、在重大工程招投標等領域推廣使用信用報告制度等舉措,鼓勵和支持信用服務機構創新信用產品。

  三、人民銀行在浙江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發揮的作用

  近年來,人民銀行杭州中心支行按照總行要求,認真履行征信管理職能,大力推進全省征信體系建設,取得一系列積極成效。

  (一)推進全省征信系統建設卓有成效

  根據總行統一部署,杭州中心支行采取多項措施,確保全國統一的企業和個人征信系統在浙江省平穩高效運行。一是征信系統數據質量顯著提升。截至2012年底,征信系統中已建立了全省3436萬自然人和119萬戶企業及其他經濟組織的信用檔案,貸款信息總體入庫率近100%。通過創新開展全省金融機構征信從業人員上崗考試、部署全省征信業務大檢查、實施對金融機構的量化考評和定點監測等系列措施,保障了全省征信系統的高質量運行。二是征信系統服務對象和范圍進一步延伸,社會效應充分顯現。目前,征信系統已成為金融機構防范信貸風險的重要工具,全省已開通系統查詢用戶3.5萬個;系統查詢量也持續大幅上升,2012年全省金融機構月均查詢量為376.4萬次,同比增長35.1%,其中企業征信系統全年累計查詢量占全國查詢量的1/3強,位居全國第一,遠遠高于其他省份。三是征信系統在促進村鎮銀行、小額貸款公司等微型貸款機構發展、提升部門履職水平等方面也發揮了積極作用。2011年,浙江省啟動了小額貸款公司接入征信系統的工作,通過信息共享防范業務風險,目前全省50余家小貸公司已通過專線成功接入系統,在全國領先。

  杭州中心支行應用征信系統,支持司法、金融監管、審計、財政等部門開展辦案、調研、評先、風險防范與處置等工作,為其提供有力數據支持,較好地維護了地區經濟金融穩定。

  (二)推動全省信用評級市場健康發展

  杭州中心支行堅持監管與培育并重的工作思路,以市場為導向,大力發展信用評級等信用服務行業,著力加強征信市場監管,推動征信市場健康發展。近年來,在規范借款企業和銀行間債券市場信用評級的基礎上,率先在全國開展商業承兌匯票信用評級,推進擔保機構信用評級,試點開展小額貸款公司信用評級。2010-2012年,全省開展各類借款企業評級27132家、擔保機構評級858家、銀行間債券市場信用評級業務628筆、小貸公司評級31家以及小微企業信用評級近2000家,業務量均位居全國前列。各類評級結果在企業融資、政府監管、非公經濟評價等領域廣泛應用,市場需求逐步擴大。

  (三)促進中小企業和農村信用體系建設深入發展

  近年來,杭州中心支行采取“建機制、形合力、搭平臺、促融資”的方針,進一步深入推動中小企業信用體系建設工作,促進了中小企業信息成果轉化。截至2012年底,全省累計為18.5萬戶尚未與銀行發生信貸關系的中小企業建立了信用檔案,其中約4.3萬戶獲得銀行授信意向。2010年,選取舟山、建德兩地作為中小企業信用體系建設試驗區,建成中小企業信用信息輔助系統,舟山還成立了全國首家征信和資信評估協會,建德建成轄內首個互聯網融資平臺,試驗區“助推企業、輔助銀行、服務政府”的作用逐步顯現。此外,麗水、臺州、義烏等地利用農村金融改革、小微金融服務改革和國際貿易綜合改革契機,將中小企業信用體系建設納入改革范疇,均已取得初步進展。

  同時,浙江省農村信用體系建設也取得顯著成效。2010年以來,杭州中心支行以打造“百姓得實惠、銀行得效益、政府得民心、央行得形象”的“麗水模式”為突破口,全面深化農村信用體系建設。該模式集農戶信用信息征集、信用評價、信用激勵、信用宣傳為一體,較好地優化了農村信用環境,得到了省政府領導的充分肯定和各相關部門認可,成為全國各地學習的樣板。為推動“麗水模式”轉變為“浙江模式”,杭州中心支行在全省選擇了12個縣試點,建立健全農村信用體系建設工作機制,開發上線了全省統一的農戶信用信息管理系統。2013年,聯合省農辦部署全省開展“信用戶、信用村、信用鄉鎮”創建活動,充分發揮農村信用體系建設支農惠農的作用。截至2012年底,全省累計為711.8萬農戶建立了信用檔案,有355.1萬農戶獲得了銀行貸款10185億元,同比增長25.5%和27.6%。

  (四)推動信用體系建設納入地方金融改革范疇

  杭州中心支行借溫州金融綜合改革和麗水農村金融改革試點為契機,大力推進兩地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以溫州金改中“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任務為切入點,直接參與制定了《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實施方案》,明確了工作目標、具體措施;將征信服務延伸至溫州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為進行登記的借貸雙方提供信用報告查詢服務;加快推動、積極指導溫州地區村鎮銀行、小貸公司等接入征信系統。配合麗水農村金融改革,制定了麗水市城鄉一體化信用體系建設的三年規劃和實施方案,確立了具有麗水特色的城鄉一體化建設制度框架和運行機制;全面組織信用戶、信用村和信用鄉(鎮)的復評創建以及農民專業合作社的信用等級評價工作,加快推動轄內借款企業評級,初步形成農村、社區居民、中小企業三位一體的信用體系建設格局。

  四、浙江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存在的主要問題及解決思路

  一是部門協調合作亟待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是一項系統工程,涉及到經濟和社會的各個領域,需要各個部門通力配合。雖然國家層面上確立了發改委、人民銀行雙牽頭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組織框架,但就浙江實踐而言,一直以來都是由省發改委牽頭“信用浙江”建設,各部門有關企業和個人的信用信息尚未充分共享。因此,人民銀行如何加強與政府部門的協調合作、發揮好“雙牽頭”的作用,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取得實質性進展,是當前分支行較為困惑的問題。

  二是信用法律制度亟待完善。健全的法律框架能為信用體系的建立和有效運作提供有力保障。雖然《征信業管理條例》出臺在一定程度上使征信業管理有法可依,但這只是對征信活動的總體規范和原則規定,從基層央行履職需要來看,須加快制定配套的規章制度,如在征信機構管理、保護消費者權益等方面需要一系列配套的實施細則。此外,我國仍然缺少全國性法律層次上的信用專門立法。

  三是信用服務市場發展尚不成熟。雖然浙江省信用服務市場獲得一定發展,但總體還不成熟。一方面,信用服務機構總體規模偏小,競爭力不足,提供的信用服務產品質量和多樣性有待提高。另一方面,社會對信用服務的需求總量有限,各類經濟主體和政府部門在經濟交往、社會管理中對信用服務產品運用的程度較低。有效供給與需求均不足,制約了信用服務市場的發展。

  四是信用環境仍有待改善。目前,浙江省信用缺失現象仍在一定范圍內存在,市場主體自我規范、自我約束的意識不強,合同違約、商務欺詐等失信行為時有發生。由于缺乏“守信受益、失信懲戒”的激勵約束機制,使得失信的社會成本較低,信用文化有待重塑。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上述問題的解決也非一朝一夕能完成,需要從以下幾方面著手推動解決:

  一是加強溝通協調,合力推進地方信用建設。落實國務院“雙牽頭”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要求,加強部門間的溝通協調,推動政府部門開放信用信息資源,實現信息整合共享;吸收借鑒各部門和單位的意見及建議,提高征信管理水平,在不斷形成共識的基礎上合力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二是加強監督管理,促進信用服務市場健康發展。根據信用服務業的發展特性,積極培育各類信用中介機構,擴大社會對信用服務的需求,建立全面的守信獎勵、失信懲戒機制;依法履行管理征信業的職責,強化征信市場監管,規范征信機構和評級機構的執業行為,加強有序競爭,推動業務創新,提高信用服務產品質量。同時,及時總結地方信用體系建設的經驗和問題,為推動國家相關立法提供參考。

  三是倡導信用文化,大力培養社會誠信意識。加強各方合作,建立信用宣傳長效機制;通過新聞媒體傳播信用文化,提高公眾的信用意識和征信的社會支持度;將信用教育納入國民教育體系,大力普及信用知識,提高信用宣傳的靈活性和多樣性。

  五、幾點啟示

  (一)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需要政府有關職能部門密切協作,形成工作合力。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涵蓋社會政治經濟生活的各個領域,是一項高度復雜的系統工程。浙江省的實踐證明,政府的重視和積極參與是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取得實質性進展的重要前提,各部門按照職責范圍組織好相關行業信用信息系統建設、最終實現互聯互通,是符合現實的可行途徑。征信體系是社會信用體系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也是取得成效最突出的領域,因此,人民銀行應推動征信體系不斷完善,以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為基礎,推進建立金融業統一的征信平臺,將金融信用信息共享范圍由銀行業擴大到證券、保險、外匯等部門;同時,加大征信產品開發力度,豐富拓展征信產品應用和服務的范圍。按照國務院的部署,做好人民銀行職責范圍之內的征信工作,就是人民銀行對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貢獻。

  (二)健全和完善信用法律制度體系,統一信用體系建設的法律規范,加強保護信息主體合法權益。目前,除2013年頒布實施的《征信業管理條例》為規范征信業務的行政法規,其他與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相關的法律規定散見于《民法通則》、《合同法》等,尚未制定國家層面的專門法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法律保障還不夠完善。為此,需加快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相關立法,制定《社會信用促進法》、《信用信息保護法》等法律,從國家立法層面指導信用促進行為,全面規范信用信息的收集和使用、信息主體權益的保護等。就《征信業管理條例》而言,也需要根據實施中反映出的問題進一步補充和完善。

  (三)推動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建設,逐步實現跨部門、跨地區的信息共享。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機構之間的信用信息共享存在諸多困難,進展較為緩慢,這既涉及信息共享的技術問題,也有部門壟斷信息的主觀意識問題。從長遠發展角度,信息共享越充分,越有利于實現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目標。各部門要建立、完善信息記錄,依照《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將信用信息公開落到實處。
來源:中國金融新聞網
中国福彩3d 中国好声音雪缘园 足球比分99814 广东新11选5 下载球探体育比分4.0版本 微乐辽宁麻将规则详解 重庆时时彩 电竞比分直播彩虹六号 广州红灯区一条街排名 好运经纪人 足彩比分是90分钟内 七乐彩近一百期开奖号码 澳洲幸运8 广州按摩培训中心 银川体彩11选五走势图 理财平台图片 电竞比分app下载